林家三妹 作品

第四百四十八章 我有罪

????总而言之,圣旨的意思就是皇帝对这场比赛十分感兴趣,特地派遣驸马爷来一探究竟,看看这乾坤楼到底有什么乾坤。

????林明懵了,谁知道一十分江湖的比赛竟然会引起皇上的注意,真不知道该高兴还是害怕?还是既高兴又害怕?

????接过圣旨之后,林明的心情十分复杂,因为他突然很想知道,自家管事是否将公主也绑了,要是这样,还比什么赛,直接自刎谢罪得了,反正十八年后又是一条好汉。

????于是,待比赛重新开始时,林明无心观战,急忙将管事叫回来,低声问道:“你没对公主下手吧?只绑了楚箫的妻女吧?”

????“楼主您可行行好吧,就算借属下一百个胆子,不,一万个胆子属下也不敢对公主下手啊!您放心,此行只绑了楚箫的妻女,妥当否?”管事寻思着,“算算时间,一会他们也该进城了。”

????闻言,林明长出一口气,眼睛微眯,颔首道:“这便够了。且看吧,若是驸马爷名不副实,倒也不必麻烦。若是……哼,可得好生威逼楚箫一番,不能让他漏了咱们的底儿。但是我还有一个问题。”

????管事洗耳恭听状:“楼主您说。”

????林明抬手指了指赵恒之等人所在的茶楼道:“我该怎么过去找他?”技不如人,怎么破?

????“这……”管事懵了一瞬,立马道:“一会属下去知会楚楼主一声,让他来便是,楼主,要属下说,输赢已定,您对他不必客气,何须找他?传唤便是。”

????林明忽然傲娇,满意道:“管事深得我心啊。”

????两道琴声,一道缓,一道急,一道悠扬如飞鸟,翱翔九天,心胸开阔,当展凌云壮志。一道嘈嘈切切,本该大珠小珠落玉盘,却是急躁,听的人心不静,只觉急功近利,却始终不得其法。

????高下立见。

????姚羽然眉头微蹙,纳闷道:“杀杀,这就是乾坤楼花大价钱请来的高手?世外高人?我需要一个解释。”要说,此人的琴技的确炉火纯青,但意境却与琴技想差十万八千里,奇也怪哉,不该的。

????赵恒之亦是蹙眉,早年他久经风月场所,琴瑟之声不知听过多少,今日这一曲,却是大失所望,半点不符合世外高人的实力。

????杀杀肯定地点头道:“就是这些人。但解释……属下也纳闷,当日试音时,的确不是如此,想是有什么变故?”

????“变故?”

????赵恒之与姚羽然福至心灵,对视一眼,不约而同道:“大约是圣旨的锅吧。”

????天降好事,赵恒之二人自然不会拒绝,默默朝北感谢亲爱的皇帝陛下,果然,自家的女婿还是要宠的。

????不多时,琴师主动认输,虽说他受圣旨影响,心中不定,但对慕乘风是福气的,他自知即便全力以赴也没

????有取胜的可能,当即落落大方地认输。

????林明:“???”

????林明看傻子一般的目光看向管事,无声质问,这就是你请回来的世外高人?这就是你花大价钱请回来的世外高人?本楼主怎么就那么不信呢。

????管事:“……”没得解释,默默缩在角落,想不通,理还乱,只能跪求余下的三人能给力。但是为什么呢?

????算了,反正还有底牌在手,先让慕乘风赢上一两局,给皇帝一点面子。林明这么自我安慰,但已经跃跃欲试,想马上将楚箫捏在手掌心任自己搓圆捏扁,出师不利,唯有这点希望能安抚一下受伤的心灵。

????本来,比赛结果是要让百姓投票的,毕竟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,但眼下还投什么票,参赛者都主动认输了。且爱美之心人皆有之,另外几位参赛者虽然模样也不差,但只要慕乘风往那一站,再不差也黯然失色。

????对弈本是耗时的,之于观赛者更为乏味,尤其是一窍不通的参赛者,但由于慕乘风惊为天人的容貌,百姓们齐齐整整地等着,不为啥,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嘛。

????林明是摸爬滚打长大的,没那个条件学什么琴棋书画,后面及时有条件,也是半路出家,且没那个心思,直白来说,就是一窍不通。反正看不下去,那就找上楚箫吧。

????屡屡犯错的管事总算有眼力劲儿一回,瞅着机会就屁颠屁颠地离开高台去找“楚箫”,甚至没有确定是否已经将叶君君等人带来,急功近利不外如是。

????赵恒之没骨头似的倚在姚羽然身上,把玩着折扇,姚羽然没好气瞪他,却也没将人推开。“楚箫”则正襟危坐,专注地观看比赛,即便他什么也看不懂——确切地说,他只是想让眼睛有事可做,而不是疯狂吃狗粮。

????啧,对我们这些单身狗友好一点可以吗?

????“驸马爷为什么不一招将人秒杀了,这要等到什么时候?”赵恒之百无聊赖道。

????正这时,乾坤楼管事迈着六亲不认的步伐,大摇大摆地进雅间,倨傲道:“楚箫,我们楼主有请。”

????赵恒之和姚羽然:“???”在我们面前摆谱,谁给他的自信?

????于是,三人依然该干嘛干嘛,没人理他,甚至笑嘻嘻地互相调笑几句,仿佛没看见耀武扬威的管事。

????管事:“!!!”是可忍孰不可忍,上回不知道你们的底细平白吃了挂落,这会非讨回来不可